NFT的市场剧本,Opensea与TokenSwap,流量权柄者的抢滩战争

最近,NFT开始“起飞”,这个2020故事,要开始了么?

在很久以前,观察家就对NFT很感兴趣,也曾经写过NFT的观察:NFT是不是区块链的“2020故事”

最近,NFT开始“起飞”,这个2020故事,要开始了么?


引子

从人类踏进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只脚开始,有个词就被发明出来。

流量。

它代表了社会的聚焦与眼球的博弈,更得到社会所关心的东西,就拥有更大的价值,成为了互联网规则中,不容触犯的一条,没有人会与流量对对抗,这是一件神器,拥有者将走上攫取财富的道路,而忤逆者,将进入时代的阴暗角落,不值一提。

区块链的路上,流量的力量比互联网来的更加强大,从比特币,到以太坊,再到DeFi,它将流量到财富的道路铺展的更平阔,更顺畅。

而操纵流量,需要的是一个值得受众的眼球足以为之聚焦的话题。

NFT爆火,成为了那个话题,而执掌流量的OpenSea与TokenSwap,两个最优秀的NFT拍卖平台,走上了短兵相接的路。

为什么流量那么重要?

我们拿NFT作为例子,NFT本身并没有价值,它所有的价值来源于拍卖与交易,没有拍卖交易,那么NFT就只是一张画、一张壁纸、一件装备,但是有了交易,它就是财富。

而赋予NFT这个能力的,是平台,也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,OpenSea和TokenSwap。


流量的幸运儿,NFT与MEME

2020年,流量聚焦话题变动并不少,从“减半”,到“DeFi”,然后成为了“NFT”。

8月15日,MEME出现。

几个小时后MEME就拥有了自己的官网,网站上基本用户界面齐全,还有Telegram链接。好奇的人太多,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里,500 人涌入群中,MEME社区初见雏形。

30 分钟后,MEME 通证诞生。

MEME总量28,000枚, Telegram群内均分空投,每人获得355.55个MEME,当天,MEME通证的价格就从11.29美元上涨到了40.02美元。

在最高的时候,获取MEME空投者,得到的MEME价值超过60万美元,这也有了区块链社区里“UNISWAP发了个红包,MEME发了套房子”的说法。

而MEME爆火的背后,是NFT概念的上升。

MEME 有两个矿池,可以在Uniswap 抵押 UNIV2-LP 来挖,可以挖到Legendary 等级的 NFT 代币,也可以抵押 MEMECoin 来挖Pineapple-PNPL——MEME 的非流通代币。后者可以用来兑换不同的卡片。

这是一种相对而言更加新颖的模式,因为质押挖出的不再是DeFi套娃里的代币,而是一个独立的,不可替换的NFT。

MEME见识了流量的神奇,NFT带来的眼球效应,给它带来流量的同时,也带来了财富爆炸的神话故事,而这样的神话,也再次吸引到了第二波的流量来袭。

它成为了NFT流量红利的第二个收益者。

第一个收益者,要追溯到2017年,也正是那一件事情,促进了NFT的聚焦。这就是轰动了加密世界的加密猫,加密猫(CryptoKitties)曾经有多火,它以一己之力,带来了以太坊高达一个月时间的拥堵期,无数的以太坊矿工赚的盆满钵满,一只虚拟的“加密猫”高达数十,甚至数百、数千ETH。

资本的盲目性和流量带来的财富神话,自此展开。

NFT,非同质化代币(Non-Fungible Token),意为唯一的、不可拆分的 Token。一直以来,NFT 都是是区块链技术的重要应用形式之一,其落地场景包括游戏道具、门票、票据凭证、收藏品、艺术品等等。

近几年,围绕 NFT 的生态也逐步发展起来,加密猫(CryptoKitties)是开始,但是MEME不会是结束。

NFT的这场大戏才刚刚开始唱起来,只是第二轮的主角将会慢慢换人。



OpenSea,先发的流量权柄

流量这柄神器,或许会偶尔青睐陌生的旅人,但终究还是会回到它主人的手上。

就如热火朝天的DeFi,Compound、YFI、SUN都曾红极一时,但是Uniswap才是最大的赢家,掌握流量权柄者,才能感受最后的收割。

NFT的赛场也是一样,掌握流量的平台,将掌握流量最大的话语权,这种话语权并不是显性的,而是隐性存在。

在面上,每一个NFT创作者,都可以自由的在加密世界里拍卖自己的作品,但是实际上能展示给受众,获得受众青睐,进入拍卖环节以至于最后拍出天价,依靠的是平台,不仅仅是推荐,更有基础的引流。

核心是因为NFT背后的作品,无论是游戏装备,还是画作,以及非同质化的卡片,都从来没有一个锚定物作为价格参照,所有的价值都因人赋予。比如同一加密画家的两张画作,或许一张能拍出天价,而另一张只能沉沦在平台上。

这与流量掌握者的推荐与扶持,有着巨大的关系。

平台本身并不介意某一作品的流拍,或拍出天价,或许能为平台短时间带来利益,但长远而言,平台只需要拥有足够多的画家、画作、卡片、游戏装备,它可以一直生生不息。

好的作品从来不稀缺,稀缺的是平台,掌握流量话语权者,可以决定一个NFT的生杀予夺。

OpenSea是一个执掌流量权柄者。

OpenSea成立于2018年1月,随后,在去年五月份,OpenSea获得了200万种子轮融资。

在OpenSea上进行NFT交易,主要支付的包含出售产品,比如游戏装备、画作的授权签署费用,还有OpenSea会手去交易金额的2.5%的手续费,另外某些游戏方也将收取一定费用,比如我的加密英雄,游戏方收取了交易金额的7.5%作为手续费。

虽然支出成本并不低,但是功能也并不弱,固定拍卖、荷兰式拍卖、英式拍卖等都可以在OpenSea上看到。

整体而言,OpenSea交易NFT,并不是一个bad choice。



TokenSwap,去中心化代币拍卖平台的追逐

按照NonFungible 的统计,如今的 NFT 市场交易总量超过 1.1 亿美元,卖出的 NFT 超过480 万个,均价在 23.36 美元。

这么大一个蛋糕,OpenSea吃不完,这也有了TokenSwap的出现。

和OpenSea走的小而美路线并不相同,TokenSwap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流量池,它涵盖了ERC20和NFT的拍卖,包括荷兰式拍卖、固定拍卖与英式拍卖。

TokenSwap的出现是一个必然。

在传统币圈,一个项目方的路线是,找到团队,搭建项目,开始募资,通过中心化交易所完成派发或收割。Uniswap的出现,实际上在头尾端对整个币圈流程进行了革新,很多项目不再需要明星团队,也不需要中心化交易所上币,无需KYC,直接搭建池子,让币圈的门槛大大降低。

但是值得注意的是,搭建团队-募资-交易三步走中,募资的问题并没有被解决。

流动性挖矿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Uniswap上深度的问题,但是项目方急需的募资以获取更多推广机会的问题,依然没有被解决。

市场需要一个Pre-Uniswap的产物,它不能是像CoinList一样的产品,CoinList虽然曾经操盘过Algorand、Nervos、Filecoin,但是过度的中心化,和只支持明星项目、上币门槛奇高,让它无法成为新币圈的选择。

一个不需要KYC,没有代币拍卖门槛,去中心化治理,智能合约转币的拍卖平台,解决新币圈“募资”问题的平台,出现成为了一件必然之事。

TokenSwap是这个天选之子。

NFT其实是TokenSwap拍卖中的一部分,不同于OpenSea专注做NFT“小而美”的路线,TokenSwap是一个大流量池,无数的DeFi、NFT都将在这里被拍卖,没有人知道拍卖者的身份,可能是项目方,可能是黑客,可能是羊毛党,可能是获利者攫取收益。

在商业逻辑上,“小而美”与“大而全”的流量权柄战争从未结束过。这一幕出现在衣服、鞋子、食品上,而后也出现在了加密世界。

聚美优品曾经以“聚焦”和“小而美”的概念获取过流量,“毒APP”、“小红书”、“唯品会”、“蘑菇街”都曾经是互联网时期的代表,但是最后留下的只有淘宝、京东和拼多多,巧的是,他们选择的都是“大而全”的路线。

NFT是一个小众的拍卖品,即便它的承载量达到上亿美元的交易市值,但是太小的盘子与难以持续的流动性,让专注NFT的拍卖成为一件营收颇少的买卖。手续费可以看得出来,OpenSea的手续费是2.5%,而TokenSwap是0.2%。

但是加密世界不完全等同于互联网世界,OpenSea与TokenSwap的流量之战才刚刚开始,NFT的抢滩战也才刚刚开始,对比两个平台,OpenSea已经站稳了脚跟,而TokenSwap是下一个强势来袭的对手。

流量权柄者的短兵相接。

我在拭目以待。(来源:区块链商业观察)